国家高新技术企业通过ISO22716&GMPC双认证企业

首页
18年专注化妆品OEM/ODM 新品·爆品/医美·冻干粉/安瓶·面膜/精油·药油/功效·护肤/ 特妆号
深度合作伙伴
美丽修行·为天玺国际官方指定产品测评平台
新闻中心News Center

一天一片面膜变奢侈了?从面膜布到卡波姆,这些护肤品原料价格在暴涨

时间:2020-04-22

疫情正在改造全球的供应产业链。

随着防疫类商品的需求不断上涨,与它们共享同一种原材料的其他商品,如面膜和其他个人护肤品正面临原材料紧缺的局面。

以面膜为例,面膜膜布的主要原材料为水刺无纺布。在防疫的关键时期,部分工厂将生产线转为生产防疫类商品,挤压了如面膜一类的护肤商品的生产。

4月17日,有行业内人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从大约一个星期以前开始到现在,面膜膜布的价格涨了大约200%。与此同时,常被添加在个人护肤品中的原材料卡波姆也暴涨了30%-50%。

不过,从目前的市场情况来看,上述原材料的价格上涨暂时还未传导到消费者终端。

面膜膜布疯狂涨价

从2毛到7毛/片,全靠库存出货

近日,来自佛山市某公司的一则通知在行业内快速传播。通知显示,受疫情影响,无纺布原材料严重短缺,绝大多数水刺无纺布工厂已转型生产防疫材料,导致无纺布和面膜布价格暴涨,每天的材料价格都不一样。已下单的订单全按原价完成,重新下单的订单请重新询价。

4月17日,红星新闻记者致电该公司的相关负责人,对方证实了该通知的内容。

“现在没有货,卖的都是库存,基本上都是供给老客户,新客户一般是不出货的,给钱也没用。我们要保证优先老客户,剩下的可能会给到新客户。”相关负责人称,由于价格一直在波动,现在没有办法报价。

据对方介绍,从一个星期前开始到现在,大概已经涨了200%左右。以天丝面膜布为例,平时的价格大约为2毛/片,4月16日的价格为5毛/片,现在为4毛/片,市面上甚至出现了7毛/片的价格。

“我们进的原料也上涨了,现在大概还有200吨库存,应该可以撑1个月左右,卖完库存就没有了。”相关负责人对红星资本局说。

“水刺无纺布龙头”:

上游原料涨价,价格也会进行相应调整

面膜膜布的主要原材料为水刺无纺布,处于水刺无纺布产业链上游的诺邦股份(603238.SH)也受到了一定影响。

诺邦股份被外界誉为“水刺无纺布的龙头企业”。今天(4月17日),它公布了2019年年度报告,全年营收为10.98亿元,净利润为8253万元。

从产品来看,诺邦股份的产品主要分为两大类:材料和材料制品。其中,材料又分为四个种类:美容护理类、工业用材类、民用清洁类以及医 用材料类。

据财报披露,材料制品为诺邦股份带来了6.73亿元的营收,主要是指包含湿巾、化妆棉等在内的产品。

而在材料一大类中,来自美容护理类的营收为6296万元,医 用材料类为3309万元。其中,美容护理类主要是指面膜系列和干巾等,医 用材料类主要是指医 用防护材料和医 用辅料等。

在了解到面膜及水刺无纺布的行业近况后,4月17日,红星新闻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诺邦股份的董事会秘书座机电话。

对方表示,目前还是以之前的排期来进行产品提供,(生产和出货)暂时不会受影响。“原料端zui近有比较大的涨价情况,那对我们来说,价格肯定会有一些相应的变化。我们还是会随行就市,有一些相应的调整。”

当红星新闻记者问及具体的涨价幅度时,对方称不方便透露,需要看后面的报表。

“现在的市场的情况是,不管是任何品种的无纺布,价格都有所上涨,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。包括我们的排单也是非常紧凑,处在来不及生产的状态。”上述人士称。

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,在面膜的产业链(聚丙烯纤维等原料的生产——无纺布行业——面膜)中,诺邦股份大约处于中游的位置。

“在我们上游就是一些化工品类、纤维的供应商,zui上游肯定是石化企业,我们是他们的下游,在我们的下游,就是一些面膜生产企业。”诺邦股份的相关人士解答道。

当问到现在是否有其他类商品,如医 用材料类会不会挤压面膜膜布的生产时,对方称,“会有一些调整,我们会根据利润率来排单,因为现在市场任何无纺布都很紧缺,我们会看利润情况安排排单的先后顺序。”

多个面膜品牌回应

原材料价格上涨

或还未传导至消费者终端

红星新闻记者通过电商渠道对比了市面上常见的十余款面膜,发现目前暂时没有涨价。部分面膜产品在有促销活动时,甚至价格相对平时会比较低。

在微博等社交平台上,仅有两三位网友反应面膜的价格在上涨。

以上市公司御家汇(300740.SZ)为例,它主要从事的是化妆品的研发、生产与销售,面膜类产品大约占其营收的60%-75%左右。尤其是其旗下的品牌御泥坊,在消费者中已经具备一定知名度。

4月17日,红星新闻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上市公司御家汇(300740.SZ)的董事会秘书座机。

当问及原材料的价格上涨是否会影响到接下来的业绩时,对方表示,在疫情刚爆发、大约在2月时,有投资者询问过这一情况,当时了解到基本上是没有什么影响的。现在需要去了解一下供应链的情况才能再做出解答。

截至发稿,红星新闻记者暂未得到回应。

另外,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上海悦目化妆品有限公司旗下面膜品牌——膜法世家。

当天,记者致电膜法世家官网披露的电话,对方称,“我们基本上都是比较稳定的价格,就是活动的时候会比较优惠,一般没有活动就是日常的价格,不会涨价。”

目前来看,原材料价格的上涨,或还没有传导到消费者所在的终端。

卡波姆价格暴涨

有上市公司因此股价涨停

引来证交所问询

事实上,不仅仅是面膜膜布,还有其他护肤类产品的原料也受到了影响,比如卡波姆。

卡波姆作为一种凝胶基质,因为具有增稠、悬浮、流变改性等性能,通常被广泛地使用在个人护理产品以及消杀用品中,比如乳液、洗发液和沐浴露等。

在疫情爆发后,卡波姆作为关键原料被用在消毒杀菌产品中,市场需求增长迅猛,供应处于较为紧张的状态。

以上市公司天赐材料(002709.SZ)为例,从2017年到2019年,它所生产的卡波姆产品销量大约在2000吨/年左右,平均每个月的销量为167吨。

而在疫情爆发,尤其是进入2020年2月后,卡波姆产品的销量激增,从1月的39吨到2月的356吨,再到3月的411吨。

以天赐材料公布的2017-2018年的数据,卡波姆产品的平均单价为4.24万元/吨,约为42.4元/千克。目前,在阿里巴巴平台上,卡波姆的价格多在80元-500元/千克之间。

4月,天赐材料曾在互动易平台回复过关于卡波姆相关的问题,称“正全力生产相关产品”。加之,有媒体报道称,天赐材料日化事业部总经理任少华发朋友圈公布,3月份公司销售额已突破1.16亿元。

随后,天赐材料的股价一度暴涨,4月7日涨停。

不过,它的表现也引来了证交所的问询。天赐材料表示,“1.16亿元”并非卡波姆产品销售额数据,且未经审核确认,已经对相关人员进行批评教育并责令删除,不存在故意迎合市场热点的情形。

红星新闻记者发现,卡波姆的销售收入在天赐材料的营收中占比很小,大约在4%左右。据介绍,目前天赐材料关于卡波姆产品的在手订单约1755吨。

4月17日,红星新闻记者致电天赐材料的董事会秘书座机,对方表示,目前市面上卡波姆的价格大约涨了30%-50%左右,而且现在的排单很紧,如果现在下单,大概要4-5个月才能拿到货。

不管是面膜膜布,还是卡波姆,这些护肤品原材料的涨价,目前来看都尚未传导到消费终端。只是,产业链上的价格上涨传导过来会需要一段漫长的时间吗?不少城市白领一天一片面膜的护肤习惯会变得奢侈起来吗?


推荐产品
行业资讯更多
企业动态更多
加工问答更多